真人赌博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24|回复: 0

婺源庆源 福熙堂 艺墅忆家 民宿文化

[复制链接]

540

主题

540

帖子

1888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888
发表于 2017-5-25 16:13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曾无数次不辞辛苦奔赴婺源,为一场场花事而心旌摇曳,一个个村落古建而感动落泪。这个最美乡村,犹如装帧在古书里的唐诗宋词,在时间的阡陌里,一唱千年,百读不倦。当我第一次踏上庆源古村,伫立“福绥堂”前十里桃溪石木小桥,环顾沿溪而建的村庄,粉桃三月,春山如黛,白墙黑瓦,小桥次第,溪水潺潺,烟柳人家,好一幅静谧唯美的淡泊写意,砰然而心醉。
有着磨面石库门的“福绥堂“,占地900平方米,前庭后院上下两层,始建于1929年,耗时五年之久。正堂前庭院有四百年罗汉松,偏堂为学馆,偏堂前院种有日桂、紫薇,还有普陀高僧云游此地载种的方竹,并建有外形独特鱼塘一口。整套院落颇有苏州园林的格局,三雕繁复精美,在近百年时光的荒原里,历经风雨打磨,依旧精致如初。   
当晚入住“艺墅忆家”,“春安”“秋绥”,十个房间冠有不同的名称,吉祥而诗意。留声机流转着绵软的老唱片,古典而又民国范的文艺风,让娜娜、梨子等爱美之人兴奋不已。梭巡于卧房、回廊、、茶舍、书屋拍照,每个角落均不肯放过。
美丽的庆源,那有查记飘香的青梅酒,川流不息的桃溪水,数不完的石板桥,看不尽的古道人家。那里可春行黄花逐蝶,夏提流萤听蛙,秋餐菊之落英,冬捧银碗盛雪,似乎更清晰地看到了我想要的地方。有人说,江南是艳丽凄迷的桃花扇,是湿漉漉的油纸伞,我说,三月,我打庆源走过,我哒哒的马蹄不是美丽的错误。我是个归人,不是过客……庆源,才是心中最诗意的江南,来过再也不想离开的地方。
春天的夜晚犹多情的徽州女人,淅沥沥下起雨来,花瓶里横斜的杜鹃花,散发出淡淡的乡野气息,夹杂着老房子原木的香味。倚着镂空雕花的褐色回廊,静静聆听这滴答的春之声,别有一番意境。细密的雨帘,透过橘色灯光,从长方形天井上空,晶莹飘洒下来,我不禁举起手机,想要抓住这美丽而诗意的瞬间。

“隔坞人家叫午鸡,幽深不让武陵溪。白沙翠羽一双浴,红树画眉无数啼。”当年,一个淳厚的背影,始祖小八公几经辗转,选择避乱之地。庆源沿途的景致,已是让他心动不已。“余里居万山之巅,群峰拱抱,幽谷深渊。东开园镜之奇,西列方屏之美,土地肥沃,民风淳朴。自唐于兹千二百余载,水不通舟,戎马绝迹,真隐者之居也。”空气不染纤尘,泉水清澈灵气,聪明的始祖,选择如此隐如仙境的净土圣地,开启了庆源古村的前世今生,庆源从此有了一个令人向往的别号“武陵源。”

徜徉在桃溪石板路上,溪畔一棵1300年树龄的雌性银杏,枝繁叶茂,俊俏多情的枝桠,一直招展到溪水对岸。据说雄性银杏在20里外的村落,雌雄千年遥遥相望,犹如旧时徽州夫妻,长相恋,不相见,只有风和鸟是它们幽会的鹊桥,奇妙的自然景象,让我们再次相信了爱情。老树身上长满稠密碧绿的苔藓,先生一边问询,一边摩挲着绿苔厚重的树身,连声赞叹“太漂亮了,太漂亮了!”还乐呵呵地与老树不同角度留影,并欣然满足每个文友蹭照的请求。先生与古树之间的自然与人文情怀,溢于言表。
此次缘于和文友一起,陪同著名新闻理论家、散文家梁衡先生,到庆源采风。这样的文学大家,于我而言,从前是生活在《人民日报》的副总编辑栏,隔着几十个版面之遥。曾读过梁衡先生多篇散文,记忆最深刻的有《把栏杆拍遍》,和去年底读到的《树殇、树香与树缘》一文,此次庆源之行,亲眼见证了先生对古树的深厚情感。
历经沧桑的“福绥堂”,如今已华丽转身,改造为“艺墅忆家”的民宿,凝视这百年老宅,却依旧是那端庄典雅的模样。斑驳的墙壁,涂满江南的旧梦,攀援的藤蔓,缠绕着归家的期盼,伫立数百年的罗汉松,坚守着长久的等待,穿越千年烟雨的前尘往事,如桃溪汩汩流淌的春水,缓缓逶迤而来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。三年前,北京儒商王克夫妇来到庆源,村庄原生古朴的恬静,“褔绥堂”优雅独特的气韵,是一见倾心的默然欢喜。他们亦如当年徽商的义无反顾,落户庆源,不惜重金,用独到的眼光、智慧和心思,将这栋有着艺术渊源的破损老宅修缮翻新。将北方的大气,江南的婉约,徽派的精巧,人与自然的巧妙交融,以及古徽州“十户之村,不废诵读”的文化情结,和徽商“贾而好儒”的精神特质,在如今的“艺墅忆家”淋漓尽显。
我和娜娜回到房间,天窗上透出雨夜朦胧的些许光亮。人的一生会遇见许多的人和事,有些是足以影响和改变生命的轨迹。当山里的孩子,接过梁衡先生亲手签名的书籍,那是他们经常在课文中读到的名字,这一面之缘间,那睿智的眼神和干净的眼神碰撞交汇过后,会有怎样的化学反应?他们当中,会不会有某个人,已经看到这夜晚的头顶,有一扇可以开启的天窗?这样的夜晚,有些温暖、影像和声音,是值得纪念和回味的。   
当年,有多少徽州男人客死他乡,直至化作一捧黄土,才能回归故里。经商之苦,乡愁之恨,都化作了江湖鏖战的智慧与动力。明清时期,一代代著名徽商横空出世,书写了徽商称雄三百年的历史传奇。如今,那遍布徽州的古村落,层叠有序的马头墙,三雕精致的深宅大院,曾是多少打马江湖天涯羁客永远的家。泛起的黑汁,厚厚的苔藓,在时间的光影里,斑驳着前尘旧梦里的繁华过往。
“八分半山一分田,半分水路和庄园。“然而,丘陵山多地少的自然风貌,注定了庆源男人一生的漂泊。“前世不修,生在徽州。十三四岁,往外一丢。脚迹难收,乡魂悠悠……”这是古老民歌里唱出的徽州故事。有多少徽州男子,小小年纪就离乡背井,颠沛流离,外出学徒经商,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任。他们的人生,从此乘上了汪洋里的一条船,在凶险的商海搏击征战。尽管前途未卜,却是义无反顾,再也很少回到自己的家乡,赚下的银两,寄回家乡置办宅院,赡养父母妻儿。
曾有人登高鸟瞰庆源村貌,整个村落,恰似一艘船,静泊在深山峡谷中。船身倚屏对镜,船头船尾是狭窄的隘口,村中那千年的银杏树,似乎就是船的桅杆。行驶在时光的河流,小八公的后人们,伴着日出日落,繁衍生息,希望用简单的劳作,永远守着这叶小舟的风平浪静。
“福绥堂”旧时的主人詹福熙,是庆源成功商人的典范。十二岁离家,在上海滩十里洋场开始打拼,后主营华昌照相器材行,垄断国内市场,成为民国时期,中国照相器材的一代鼻祖。锦瑟流年,终归是握不住的过眼烟云,惟有寻常巷陌,这面山望水、古韵悠悠的老宅院,凭吊昔日的富贵荣华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
回廊边一扇木门吱哑开启,是梁衡先生探出了身子。先生晚上为庆源小学生签名赠书,大家沉醉于回不去民国风,居然没有人察觉先生已回房休息。是杂沓的脚步声,影响了先生。面露窘态的我们正想道歉,先生笑容可掬地发出邀请,要把用自己手机拍的照片传给我们。先生不愧是新闻大家,每张照片从取景到构图都非常棒。娜娜和我一边传着照片,一边和先生聊着小说、散文。虽然没有宏大的文学愿景,只以我笔写我心,但出于对先生的景仰和文学的热爱,我很珍惜这样的倾听。先生关于散文写作要素的智慧之言,和文学爱好者要加强阅读的诤言,让我们十分受益。在与大师难得的倾听与交谈中,时间不觉过去良久。

缘分是一条神奇的河流。兜兜转转,游历万千山水,阅过风景无数。当某一天,来到庆源,发现世上最美的风景,是那一簇簇花开,一座座小桥,一栋栋老宅,一个个故事。蓦然回首幡然而悟,那依稀的恬静,是梦中家乡的影子,是江南女子一生也走不出的小桥流水,是心中永远的故乡情结。

遇见你是我的缘,正是他们与庆源的不解之缘,对中国古典文化的热爱与珍重,才使当年的“褔绥堂”,变身为让多种艺术在此交流、碰撞、融合、延续的驿站。 这样的“艺墅忆家”是驿站,更是艺术有缘人的心灵之家。这样的家,是适合知遇与倾听的,知遇温暖的情义,倾听智慧的声音。


天涯羁旅,策马江湖,最终的幸福,是现世安稳的静美无声。一直有个愿望,在将来的某一天,约三五知己,寻一处清新质朴之地,安顿下来,一盏茶,一支笔,几本闲书,一壶清酒话桑麻。这样的地方,不关乎速度,只关风雅,不必车马喧嚣,只要简静安然,守一溪烟雨,四季不同陌上花,那些自然而亲切的气场,足让我的心,更加归于平静与简单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澳门真人赌博  

GMT+8, 2017-12-17 23:29 , Processed in 2.470341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